中国内黄网·论坛本地视窗 内黄聚焦 内黄名人李剑臣之研究

   内黄名人李剑臣之研究
作者:百灵鸟 回复数:0 浏览数:1185 最后更新:2008-3-19 16:06:41 by 百灵鸟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返回页首> <返回页底> #1  2008-3-19 16:06:41 
百灵鸟



角色:注册会员
等级:未知等级
发帖:214
经验:520
注册:2008-1-6
金币:497 魅力:21 male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DIV align=center>中国水彩画坛“南李北关”艺术浅析——李剑晨与关广志比较研究</DIV><DIV align=center> </DIV>

  李剑晨和关广志是同一时代我国最早的老一辈水彩画家,当代德高望重的杰出水彩画先驱者,他们作为水彩画一代宗师,造就了一个时代的水彩画群体,为20世纪中国水彩画的历史书写了重要的篇章。

今天,当我们翻开这一页历史的时候,面对的是蕴含丰富的人生和艺术,对于它的解读,所有的一切又完全不能离开与之相应的历史,而李剑晨和关广志二人本身就是一部特殊的20世纪水彩画发展史。

李剑晨和关广志两位水彩画巨擘放在一起比较研究,是极有意义的事情。

为此,本文从两位先生的身世背景、留洋求学、研艺创作、艺术影响等方面进行相对比较分析、探索研究,最终寻绎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和不同处,让我们进一步关注认识和了解这两位大师的人生经历与艺术风范。

第一部分

李剑晨和关广志是同一时代的人,两位先生又均以独特和精湛的艺术创作载入中国水彩画史且享誉画坛。

(一)李剑晨原名李汝骅,河南省内黄县人,出生于1900年,2002年2月20日仙逝于南京,享年103岁。关广志,满族,1896年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人,1958年逝世,享年62岁。两位先生都是我国水彩画“开山鼻祖”,并且在中国画坛并称双雄,有“南李(剑晨)北关(广志)”之称。

李剑晨和关广志都生长在一个平凡而真实的家庭,来自社会底层,有着苦难艰辛的童年。

李剑晨出生于河南内黄县北沟村一个书香门第的大家庭,他的父亲是个秀才,精通古文,由于儿女多,小汝骅从小被放在农村乳母家寄养,由于家境贫寒,饱受饥饿之苦。到了六岁他被父亲接回家,送进了私塾读书,他对上私塾毫无兴趣,倒是对一个糊“纸扎”的叫邱凌的人吸引,在邱凌的启蒙下,小汝骅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后走上了艺术的道路。(载《世纪同龄人——李剑晨艺术生涯》 王振宇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

而关广志教之李剑晨就没有那么幸运,关广志出生于吉林市松花江畔大蓝旗屯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自幼酷爱绘画,少年时期在国画方面较早显露才华。因为是长子,他年纪很小就负担起整个家庭的生活,也正是这种生活压力,促使他认识到必须奋斗才能出人头地。

他们的童年时代也存有不同的经历,他们在各不相同的生活境遇中成长起来,靠着真诚做人、力求上进的朴素的生活信念,真正领悟人生,步入社会,逐渐成为一代艺术大师的。

(二)步入青年时代的李剑晨和关广志在生活经历和治学途径、信念追求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

李剑晨在青年学生时期,就迷恋上了水彩画并立志为水彩艺术奋斗一生,1923年考入北京国立艺专,当时捷克斯洛伐克水彩画家齐提个教授对他的影响很大,奠定了他浓厚的水彩画兴趣,他师从陈半丁、王梦白研习中国画;并受业于林凤眠、闻一多;他与李苦禅、王雪涛等同班,中西绘画均打下坚实基础。

1926年李剑晨毕业后,先后任教于河南省立第一师范和省立女子师范、省立第五师范学校,一边教书、一边画画,在水彩画的探讨与理论研究方面有了显著的突破。1937年考取了公费留学英国,在伦敦大学美术系主攻油画,深受萨金特、布朗温两位大师的影响。此后在巴黎就读于库拉欧西学校,研习雕塑,与留法的徐悲鸿、潘玉良等画家共同钻研绘画,并与世纪大师毕加索切磋技艺,广集博览,在卢浮宫看到法国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大师的作品,得到艺术上更多的启示;

20年代的中国,上海等地开放较早,受西方文化感染较深,在东北要接受西方文化影响则比较困难。

关广志考入沈阳美术专科学校,在美专系统地学习了素描、中国画、色彩、图案等学科知识,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他从沈阳美专毕业后,转赴上海和北京学习。关广志当年常去基督教青年会学英文,学绘画,受到一些英国医生、牧师和画家的赏识。后在他们的鼓励下,关广志赴英国留学。1931年关广志在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当研究生,专攻水彩画和铜版画。鉴于当年中国美术界的俊才如徐悲鸿、林凤眠、刘海粟、吴作人等大都赴法国学习绘画,关广志算是美术界最早的留英学生,并深得英国水彩、水粉及铜版画真传。繁华落尽无足惜,人最宝贵的是自尊、自立、自强的奋斗精神。“真有本事的孩子,就是只拿一只小皮箱,自已出去闯世界。”——这是从吉林农村走向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关广志真切的人生体验。

李剑晨、关广志他们都有出国寻求艺术学习、发展的经历,在国外留学生活期间,因为他们年青,很容易接触吸收西洋风土人情并运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去。但对他们而言,留学本身不是终极目标,他们共同追求的是科学救国、文化救国之路,他们接受西方文化,最关心的是学有专攻,要学就要去最好的国家,进最好的学校,但他们从来没想留在国外。

抗日战争初起,李剑晨立即放弃国外的学业事业,毅然归国支持抗战,先后在重庆国立艺专、中央大学建筑系、南京工学院等高校任教。关广志归国时带回大量的英国画册、画具,还有当时中国绝无仅有的铜版画机器,嘉惠了无数美术后学。归国后关广志先后在燕京大学、国立艺专、辅仁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建专、清华大学任教,毕生精力奉献给中国的美术教育。作为文化艺术的播种者,他们不一定有经天纬地的崇高理想,但他们赴英国留学的初衷和目的就是为了回国能培养更多的学生,这是他们共同的选择。

(三)李剑晨和关广志是中国水彩画艺术的继承与创造的杰出代表

“五四”运动以后,许多进步青年东渡日本和赴英、法学习绘画艺术,北方的关广志、南方的李剑晨以及王济远、张眉孙都是早年留学英、法可专攻水彩画的著名画家。

早在明、清时期,随着欧亚文化的交流,西洋绘画传入中国。虽不过百年,但由于西方的水彩与中国的水墨有着相通的共性,以及中国画家对生和艺术独到的认识和把握,水彩画在中国不仅得以继承发扬,而且得到飞速的发展,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彩画艺术。最早的一批就是被艺术大师徐悲鸿称为“中国西画艺术摇蓝”的上海徐家汇“土山湾画馆”出来的徐咏青、周湘、丁悚等。在1843年,在商贾云集的上海产生了一种擦笔水彩画的“月份牌”绘画,是称为“海派艺术”的一支,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载《中国水彩画图史》王双成 张克让 蒋振立 广西美术出版社 1992年)

从20世纪初至30年代,20多年当中,我国各地纷纷成立画会,其中水彩画会脱颖而出,不断开展展览和学术交流活动,使我国的水彩艺术走向第一个繁荣阶段。

李剑晨、关广志的作品与其社会实践活动日益为人们关注。关广志留学英国期间,专门研究水彩画、水粉画,并曾到法、意、德、荷俄等国考察,深得西方绘画的精髓。这一时期,他的作品《英国爱丁堡》《三里河清真寺》(见图一)深受文艺复兴及其后的西方绘画艺术,尤其是18至19世纪现实主义、激进浪漫主义及印象派给予他深刻影响。

在此基础上,回国后他又博览史料,深入研究了传统国画,兼及木刻、剪纸等民间创作,勤奋探索自己的艺术道路——主要以风景建筑为题材,创作的写生《玉泉山》(见图二)《天坛祈年殿》《颐和园琉璃塔》《岳阳楼》等作品将西方艺术与东方传统融为一体。

因此,他的作品用色清晰、水分充足、大多采用留空填色的透明画法,色薄而味淳,深含英国水彩画的功力。大幅作品〈秋〉,重彩斑斓,浓若醇酒。而〈英国爱丁堡之晨〉、〈春色〉则以湿润轻柔的淡色抒写了异国城市的晨曲与北京早春的妩媚。在选题立意、构图取舍上,他经常刻意凝思,务求善美。中国美术馆藏〈天坛〉(见图三),采用了仰视构图,巍然矗立的大殿,在葱茏错落的古树掩映下,衬以地面光影斑驳,可谓动静变化,机趣无穷。而他的水粉小品〈兴安岭白桦〉,则以寥寥数笔、传神写意,又极尽简练、概括之长。

李剑晨留学海外,最为重要的是学习。他借鉴英国水彩画写实传统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的生活和艺术特色,创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造就了一个崭新的水彩画群体,无论画自然山川、名胜古迹、地方风情、建设新姿,均根据立意触情的需要,采用不同画法,色彩浑厚,用笔练达,讲求技法,严谨中含有生活情趣,题材多样之中富有时代精神。李剑晨50年代创作的〉〈晨——人民英雄纪念碑〉、〈田野〉在美术界引起极大反响;1958年出版的〈水彩画技法〉成为当时美术教育中水彩画教学最主要的范本与教材。如〈宁静的小巷〉以简练的笔触,创造出江南水乡的静谥气氛;《东海风云》用奔放的水色浑成,渲染出海天风云的激荡的雄伟旋律;〈龙门石窟〉以积水法营造出斑驳陆离的古代文明;〈壮丽的天坛〉则用浓重的暖色调烘托出中国古建筑的壮观。每一幅画,是一章水色一体的交响乐,是一首动人心魄的抒情诗。

他们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经历丰富的人,因为在横跨两个世纪,经历晚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剧变中,面对像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革命等诸多政治巨变的人生洗礼,任何一个平凡的人都可以从中演绎出具有历史性的故事。而作为一个画家,他们所承担的除了人生的现实以外,还有他们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都反映在他们的作品中,从作品中可以览无余地真切感受到他们的真、善、美。

(四)李剑晨和关广志在中国水彩画坛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影响

李剑晨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艺术家、美术教育家,他创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造就了一个时代的水彩画群体,推动了我国水彩画的发展,促进了中国画进入国际水彩画坛,被誉为“中国水彩画的开山大师”、“中国水彩画之父”。其荣获一等奖的水彩画《晨——人民英雄纪念碑》(见图四)由中国美术馆收藏,已成为我国水彩画历史上的珍贵资料。在他百岁华诞之际,他将120幅精美作品捐献给江苏省政府,同时设立了李剑晨水彩画艺术基金,同年又获得了第二届全球杰出人士暨中华文学艺术家金龙奖——艺术大师奖。在他102岁之际,又获得了首届中国美术金彩成就奖,该奖项是中国美术最高奖项,老人一生专注于教书育人做学问,为人正直坦荡,品格高尚,被各界誉为“德高、艺高、寿高”的“三高老人”。在江苏省美术馆设 “李剑晨艺术陈列厅;”南京清凉山建造“李剑晨艺术馆”。这也是对他在美术与教育事业上一生成就的肯定,也足以证明其艺术成就卓越和对艺术贡献永启后人。

关广志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画家兼美术教育家,他的作品艺术水平高,具有东方神韵,深受海外人士的喜爱,其作品大多流传到国外,成为国际上知名的中国风景建筑画家,也是中国早期水彩画北方的代表性人物,与南方的李剑晨有“南李北关”之誉,由于他在1958年病逝,使得后来人对他的画和人了解不多,只有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天坛祈年殿》、《中山公园》这两幅代表作还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关广志——中国现代水彩画、水粉画、铜版画的先驱和杰出代表,他把毕生的精力献给美术事业,是公认的现代美术教育家。

第二部分

通过对两位先生的身世、求师、治学、研艺、影响等多方面综合比较所得出的结论。

(一)李剑晨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关广志是美术教育家

从上述的二人家庭背景和出生可以看出他二人各自具有的不同性格气质特征,李剑晨自幼聪颖顽皮,接受了中国传统教育的熏陶,有着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及理论基础,博闻强记,颇具儒雅之气,李剑晨先生在晚年深有感触地说:“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就与他幼年的生活环境是有密切的联系的,一个人的生活环境绝不能轻视,这是关系到他一生前途的大问题。”所以李剑晨一生著述颇丰,出版画集、论著10余种,50年代所作《水彩画技法》《英国水彩画》成为几代人的美术范本,在香港再版12次,印数20万册,在东南亚和海内外广为流传,影响较远。作为一名杰出的教育家,他培养出的高徒遍布世界各地。关广志幼时憨痴好学,痴迷于绘画,对艺术的追求到了执着任性的程度,由于家庭贫寒,主要靠自身刻苦和努力,所以这两种性格气质特征完全不同的人,共同致力于绘画,也就决定了前者重于理论研究与创造,后者善于艺术实践与探索。我国著名画家古元、张启人、彦涵都接受过关广志的培养和指导。可以说,如果关广志不是在62岁去世,那么他的艺术成就将更加辉煌。直到去世前夕,关广志被聘为北京文史馆馆员,身后至1980年在京都举办《关广志遗作展》,其作品经编辑整理相继出版,《关广志》《关广志画集》。

(二)李剑晨是活动于上流社会的“宫迁文人”,关广志是生活在下层社会的“民间艺人”;

关广志在30年代与李剑晨同在英国留学,拥有了自己喜爱的事业,也进入了知识分子阶层,并与当时的京派文人集团发生交往。大多数时间他基本上生活在基层,与最普通的人民大众朝夕相伴,因此从知识分子到民间艺人、工匠、商贩、老农等社会各阶层人士都乐于和他交往,北京面人汤便是他一生的好友,直到1957年被聘为北京文史研究馆馆员,于次年1月病逝。而李剑晨20出头就在北京接触过许多名流雅士。24岁就组织成立“艺光社”,研究西画,并在北京中山公园举办画展轰动古城北京。年近之年,接替潘天寿担任重庆国立艺专教务长兼西画系主任。41岁受聘中央大学任美术系教授,创作油画《流浪儿》参加全国美展。先后活动于西安、武汉、南京等地,直到1952年任南京工学院建筑系教授,后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加入九三学社,被选江苏省政协委员从事高级文化事业。可以说,从20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他几乎了解并参与了国内所有重大的水彩画活动。因此他是“世纪同龄人,是我国研究中国水彩画历史的见证人”。

(三)李剑晨追求色彩的艺术魅力,关广志崇尚自然融合的艺术效果;

水彩画从西方传入中国的历史,也是中西绘画、中西美学融合的历史。由于水彩画是以水融合透明颜料而绘制,与我国传统绘画中的重彩、半工写和水墨画颇为接近,因此成为中国易于接受的画种(载《中国水彩画》 邓当燧 王成双 林日雄主编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8年)。

李剑晨痴心追求色彩上的艺术魅力,他为自己的画室命名为“翠羽轩”这大概也体现了研究色彩问题。他将水彩画的水分、色彩、时间列为三要素,制作出了极精细的色谱变化表,台湾美术大师刘延涛先生评论他的画“亦中亦西亦我,有血有肉有神。”真正做到了“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他运用中国水墨画技法融入西洋水彩画中,结合东方的风土人情,“集万千之微而臻于成”,创造出了独具特色的中国水彩画,他在研究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找到了中国文人画存在的问题,即在色彩与构图上的遗缺,提出“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源”的中画创新原则,他的作品色彩浑厚强烈、华丽,用笔练达、技法多样,融西画之色彩、构图与中画传统笔墨精髓于一炉,创造出富丽清新、雄健刚劲、有血有肉有神、雅俗共赏的李派画风(载《水彩画技法》 李剑晨著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58年)。他认为,在艺术创作中,色彩就是力量。人物画如《岳飞》、《山鬼》(见图五)《李清照》,花鸟画如《雄鹰》(见图六)、《小黑豆》、《冰清玉洁》,都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不仅笔力雄健,设色考究,而且章法严谨,意蕴深厚,神采飞扬。

而关广志也深入研究传统国画,将西方艺术与东方传统融为一体,但他的水彩画画法独具一格,运用空白填色透明画法,一次完成,用色薄而透明,但感觉浑厚,用色洗练,点染渗化,干净利落,无复笔,无脏色,色彩艳丽,笔法有致,自成一体。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出学习哪家传统,因此,从他的水彩画中,既可追溯到欧洲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的油画情趣和光与影的妙用,又与国画的青绿山水一脉相通,蕴含着强烈的东方之美。

关于他的师法造化,他常说:“我的家乡,山青水秀,景色如画,大自然就是我的第一任启蒙老师!”比如一般认为,大气云霞,易画而难工,他却能独到地画出了春光明媚、秋高气爽、朝霞瑰丽。他的水彩画既有美国大师泰纳的云雾缭绕之气、康斯坦布尔的水色淋漓以及法国水彩画之王维戈纳尔的庄重和谐之感、雄伟幽雅之风等特长,又有中国绘画的神韵和笔法,他的作品《湖光山色》、《衡山云海》、《密林》(见图七)等都使人感到云霞的形态幻移,色彩瞬变,比真实的大自然更美。

(四)李剑晨是水彩画、国画、油画三笔齐握,关广志是水彩画、水粉画、铜版画俱佳;

李剑晨与关广志以其丰硕研究成果和精湛的艺术创造,在中国画坛并双雄。自从八十年代初,李剑晨成功地解决了中国画的色彩问题,即将西画色彩自然地溶于中国画传统笔墨之中,并在中国画背景及构图方面作出大胆的探索之后,其中国画的创作一发而不可收,一九八三年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了〈李剑晨中国画展〉,这是建国后李剑晨第一次个人中国画展,其鲜丽的色彩,雄浑的笔墨、新颖多变、结构严谨的构图,出奇制胜,使中国画面貌为之一新,在美术界引起了剧烈反响。

钱松嵒先生称:“李先生的国画色彩是我在中国画中见到的最美的色彩。”

韦钰教授评谓:“剑公之国画浓郁中见淡雅,富丽中显示清新。”

台湾省美术馆馆长刘档河为李剑晨91岁画展序言中写道:“作画达一世纪”,本身就是一部“信而可征的美术史”。

李霖灿先生深情赞叹:“剑晨师以他的画艺说人生,令我们衷心钦佩激赏。”

再看吕佛庭说:“剑公才华超卓,宅心厚宽,淡泊名利,不求闻达。清操自持,固守岗位。不但是一位倡导革新的艺术家,并且是以身作则的教育家。”

全面展示了对中国画创新的成果,提出“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源”的中国画创新原则和“色彩就是力量,色彩之广泛使用,结构之日益严谨,乃国画发展之必然规律”的论断。

李剑晨的油画在继承西欧古典艺术严谨而完美的造型传统的基础上,汲取印象派对光色的研究成果,采取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在运用西画技法表现东方文化方面做了大胆的探索创新,为中国油画的发展开创了一条新的道路。

再看关广志,《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的水彩卷、水粉卷和版画卷收录了关先生的精湛作品,让后人得以领略第一代留学生的杰出艺术成就。关乃平回忆道:“父亲称得上是文化艺术的播种者,他从来没有想留在英国,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他带回了大量画册、画具和中国绝无仅有的铜版画机器。”

关广志在英国时曾拜著名铜版画家马勒卡姆•奥斯本为师,学习了多种技法。成为中国最早的铜版画家。除一般腐蚀法外,还擅长松香粉腐蚀及针雕法。前者使画面产生柔和优美的效果,后者笔锋挺拔,以有力的线描功底表现物象的质感。

他的水粉画全部作于有色纸或亚麻布上,形成冷暖不同的基调。起稿的线条有轻重虚实、滞涩流畅之别,着色时暗部稀薄透明,层次微妙,类似国画渲染之法;而亮部施以浓色,明快响亮,大有油画之风。他的作品《沟崖》虽仅取山峦峭壁之一侧,却以国画皴法,引人想象峰峦之挺秀与山势雄奇。

(五)李剑晨偏爱画人物,关广志偏爱画山川建筑。

东晋画家顾恺之曾说:“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但李先生却把人物创作作为一个重要的领域来进行开拓,钱松嵒先生曾开过这样的玩笑:“别人是游遍名山大川,而李先生是画遍英雄美人,可以办一个名人肖像画展了。”李剑晨创作的人物画有《唐代诗人李白》《唐代画圣吴道子》《干将莫邪冶铸图》《宋代民族英雄岳武穆》《白居易像》《李时珍采药图》《张衡》《杜甫像》《汤显祖像》等,仕女美人画有《山鬼》《蔡文姬》《李清照》《薛宝钗画菊》《织女图》《采药女》《唐代诗人薛涛》《永远的怀念》《牧女》《月下》等等(载《李剑晨水彩画选》 李蕾著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4年)。李剑晨如此偏爱人物而是他自有一种知难而进、独辟蹊径的气魄和胆略;之二是因为他具有作人物画的深厚功底。为作好油画,画的人体不计其数,将此功力用于中画人物创作也得心应手;之三,他对色彩素有研究,欲在人物创作上突破传统中画的线描的苍白,运用色彩作出“有血有肉有神”的活生生的人物来。

而关广志生平喜好游历,多次远行:渡长江、攀华岳、登衡山,长白山麓的白雪青松,松花江上的阵雨彩虹,都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也成为他艺术生命的基础。他不仅将北京这个古都和周围的名山胜地诸如宫殿、庙宇、关隘和山峦沟壑绘入画稿,而且还精心致力描绘祖国的锦绣山川及雄伟建筑,用画笔歌颂社会主义建设。他的《武汉长江大桥》、《兴安岭伐木场》等作品(收录在《关广志画集》 关广志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4年)标志着他艺术生命的新起点。由于他能够出色地把看到的自然和理智的自然,把现实的自然和头脑中的自然融合在一起,使他的画逼真而非自然主义的摹写,严谨而无宫廷院体的板滞。在国际上享有知名中国风景建筑画家的盛誉。

(六)李剑晨与关广志的艺术历程

纵观李剑晨、关广志的绘画历程,可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30年代,中国美术界谈到水彩画,必称“北关南李”。北方的关广志与南方的李剑晨都留学英国,并师事英国水彩画大师,在中国画坛并称双雄。

李剑晨先生第二阶段是五十年代到文化大革命之前这是他水彩画创作的高潮,他创作了大量的水彩画作品,并在国内外多次举办画展,出版画集;第三阶段是“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他致力于中国画的创新与研究,并逐渐形成自己的中国画风格,这一时期,是他艺术创作的高峰期,为我国的艺术宝库增添了宝贵的财富。

而关广志先生在30年代末到解放前为第二阶段,是他一生水彩画创作的高潮,尤其是描绘中国各代著名建筑风景的水彩画,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第三阶段是解放后到50年代中期,他的创作精神更见旺盛,绘画技法日渐纯熟,并把一支描绘名胜古迹的画笔,转向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工地。在作品中也表现了他对新社会的热爱。令人遗憾的是他在58年病逝,使得后人对他的画和人了解不多,只有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天坛祈年殿》、《中山公园》这两幅代表作还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李剑晨、关广志先生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他们亲身经历了五•四运动、抗日战争,由旧中国过渡到新中国,而又亲眼目睹了“文化大革命”。他们经历了人生的曲折和波澜,创造了艺术的峰巅,他们一生宛如透明水彩,光明透彻,他们对中国水彩画艺术的贡献将永远留存。所以有“南李北关”的称谓,正说明了这两位艺术家在人们心目中崇高地位,其精神将流芳千古!(撰稿人马丹虹)

IP IP: 已记录
编辑 删除 鲜花 鸡蛋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